关于医生,我们要颠覆的到底是什么样的看法?

2018-08-06 16:42 来源:温柔医刀 作者:Dr 春哥
字体大小
- | +

作者丨Dr 春哥

来源丨温柔医刀(ID:Dr-Chunge)

从来没有一个职业像医生这样,在国内民众、在媒体的眼中,如此饱受非议,褒贬不一。

赞誉的,把医生捧上神坛;诋毁的,把医生贬入地狱。

医生到底是救苦救难普济众生的菩萨,还是杀人夺命冷血无情的恶魔?

实事求是地讲,都不是!

医生虽然普遍都是高教育,高学历,但他们都是普通人,只是因为他们比常人更有爱心,所以他们选择了这个职业;只是因为他们选择了这个职业,所以他们比常人更懂奉献,更有担当。

医生不是菩萨,也不是天使,虽然他们拥有菩萨和天使一样的善心,干着菩萨和天使一样的善行,但是他们没有菩萨和天使一样的金刚不坏之躯。他们是肉体凡胎,有七情六欲,会心痛,会受伤,会愤怒,会像你我一样,生气和失望。

医生更非魔鬼,不管你曾经在医院中经历了什么,遭遇了什么,心中是如何的愤慨和不满,但请相信,他们绝没有你想象中那么败坏,那么不堪。他们的救治虽然没有达到你和家人的预期,但他们一直在坚持一直在努力,他们本意绝对是想帮助而非加害。

病人病情恶化,最终撒手而去,那是因为医学的发展有阶段性,医学的认识有局限性。医生也都是凡人,神通有限,能力有限,虽然他们一心救治,但他们确实无法救治所有想救治的疾病,无法医治所有想医治的病人,他们更无力违背自然界生老病死的客观规律。

不要因为感恩,过度神化他们,用超乎寻常的道德标准去要求甚至绑架他们;也不要因为失望,恶意诋毁他们,任意捏造事实无底线地抹黑和污蔑他们。

佛家有句偈语,千人看佛,佛有千面;佛本无相,相由心生。佛还是那个佛,只是因为我们际遇的不同,心境的不同,角度的不同,就在我们眼中呈现出不同的形象。其实佛还是那个佛,相还是那个相,什么都没变,变的只是我们。

前几天,有个病人家属在网上给我发来一封感谢信。

信中称赞我们,「关心病人,医德高尚。视病人为家人。颠覆我们对医生,医院的,看法。四川(省)肿瘤医院好样的。」

bc144c982cffd4ab1aa3cb8c38a1a148-sz_57893.jpg

病人是一个七十多岁的婆婆,患直肠癌,一个月前我给她做的手术。手术后恢复很顺利,很快就出院了。

其实,在我的印象中,对待这个病人并没有比其他病人更多的关照和特殊。记忆中,也没有什么印象特别深刻的事情。只是依稀记得在来我院就诊前,她曾在外院就诊过。可能正是因为有在其他医院就诊的经历,两相对比,心中才有如此感慨。

基本上,对所有病人,我都是一视同仁,都会尽最大的能力去救治他们,尽最大的关心去帮助他们。

并不会说这个病人因为有朋友打招呼,那个病人因为有熟人要关照,就明显地区别对待。如果一定要说区别,那也是有的。年龄大的,病情重的,情况差的,我会多去床旁询问查看了解病情多跟家属谈心聊天沟通想法。

曾经有一次,收治了一个聋哑病人,病人听不到我们说的话,我们看不懂病人的比划,也不懂怎么比划,沟通主要看表情。

每次看到病人愁眉苦脸的样子,我们就很着急,只能通过反复多次地查体,仔细察看检验影像资料来推断病人的问题。当手术后一周,病人能自由活动了,脸上的表情也舒展开了,我们才长吁了一口气。

当然,对待所有病人或者说家属,我们并非都是一味地耐心,当再三的解释不被理解时,当多次的沟通被当成耳旁风时,我们也会失控,也会爆发。

上个月在门诊,我就冲一个家属发火了。

病人是一个年轻女性,三十多岁,肛管鳞癌。就诊的时候,她的爱人先进来的,反复跟我强调不要告诉病人病情,说病人病情很晚了,他们家经济条件不是很好,在外面吃中药什么的已经花了不少钱,他这次来,主要是想检查一下病情然后就带她回去。

病人走进诊室的时候,生龙活虎没事人一样,完全不像她爱人描述的那种病入膏肓无可救治的样子。等检查完病人之后,我冲家属发火了。

其实,我知道不应该发火。医生发火,就容易被家属投诉,说服务态度差,医疗行为恶劣。而一旦被投诉,不管是对是错,有理没理,都会被行政管理部门警告约谈。

记得几年前,我就被一名家属投诉过。

那次是跟家属解释病情,当我耐着性子第三次向家属解释完之后,家属还「一脸茫然」地装懵,她再次问出同样的问题时,我真地崩溃了。

大半个小时的沟通等于是「无用功」,我所有的耐心已经耗竭,真不知道她是理解有问题,还是故意揣着明白装糊涂。一边是其他病人在等,一边是这个家属在纠缠,我生气了,说话也提高了嗓门。就这样,我被投诉了,「服务态度差、没有医德」。

如果说所有的家属都需要这样一而再,再而三,三而四地重复沟通,对不起,我真地做不到自始至终的一样的耐心;如果说,这样就是没有医德,对不起,我修养至此,就让他们投诉去吧。

我们不是神,无法做到一而贯之心平气和,我们不是佛,更无法无视七情六欲无动于衷。

这一次,我又冲家属发火了。

虽说,治不治,怎么治,在哪儿治,都是家属的自由;但是,病人有知情权,有了解自己病情,决定自己生命的权力。我无法直视一个鲜活的生命被愚昧的头脑活活地扼杀,我无法忍受一个可以挽救的病人在我的手中被硬生生地放弃。

肛管鳞癌不像一般的结直肠腺癌,治疗效果好得多,放化疗敏感,完全缓解率近 80 ~ 90%,局部复发率只有 15 ~ 30%,5 年总存活率达 75%。

那么好的治疗效果,那么年轻的病人,那么好的身体状态,为什么要放弃?

不以治疗为目的的所有检查都是耍流氓!

我没有给病人开检查。

既然打定主意不治了,又何必去做检查?还不如省点钱,回家吃好喝好。既然目的是要治疗,那就早点办理住院,家庭条件不好,更应该对每一分钱精打细算,把有限的钱财用在治疗上。

我给病人推荐了放疗科和肿瘤内科的医生,叮嘱他们在当地办好了转诊手续,一定尽快前来住院。

当然,这一次,我没有被投诉。因为他们知道,不管我的态度如何,我是实实在在的为他们的病情着想,为他们的利益考虑。虽然态度上不是那么和颜悦色,但是,提高的嗓门只是为了喊醒沉睡的头脑,严厉的语气只是为了警醒麻木的灵魂。

当医生,我们都提倡,待病如亲,待病以亲,把病人视为亲人,待病人如同亲人。但是亲人间也不是一味地相敬如宾和声细语,也会大声说话,也会生气甚至吵架,不是吗?

如果说医生态度差一点就要被投诉,医生行为有点过失就被当成医德问题,就让他们找神仙看病去吧。医生只是凡人,满足不了他们所有的要求,达不成他们所有的期望。医生不是神仙,最多只能把病人当成家人。

不要动辄上纲上线,每个人都不完美,更何况医生从事的是这样一份高风险充满不确定性和未知的职业;不要动辄以偏概全,每个行业都有渣滓和害群之马,不能因为个别人的不良行为而否定了整个行业的成绩和贡献玷污整个行业的荣誉和清名。

医生,是一个善良的群体,由于历史和现实的原因,他们已经承受了太多该承受和不该承受的伤痛和压力,他们中的绝大多数人也都在坚守着初衷咬紧牙关负重前行!

给他们多一些宽容,就像我们生病时他们关心我们一样;给他们多一些信任,就像我们手术时他们鼓励我们一样。

要赞誉,但要客观公正,不要神化;要批评,但要实事求是,不要诋毁!

编辑: 余诗曼

版权声明

本网站所有注明“来源:丁香园”的文字、图片和音视频资料,版权均属于丁香园所有,非经授权,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不得转载,授权转载时须注明“来源:丁香园”。本网所有转载文章系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且明确注明来源和作者,不希望被转载的媒体或个人可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立即进行删除处理。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