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腹泻到死亡,不过经历了 12 个小时

2018-07-02 10:21 来源:最后一支多巴胺 作者:多巴胺
字体大小
- | +

作者丨多巴胺

来源丨最后一支多巴胺(ID:last-dopamine)

凌晨三点,我正趴在电脑前研究着那些没有情节只有骨与肉的片子。一群人围在 1 号病床前忙忙碌碌着,那些花花绿绿的衣服让我觉得有些沮丧。因为每当抢救失败,每当我的病人远去了天国,他们总是会给病人们穿上这些花花绿绿的衣物。

「为什么人死了之后,要穿这么多的寿衣?」

美小护赵大胆不解的问。

其实这个问题我也不知道,按照本地的风俗,死者身上的寿衣最起码要穿上三层。我们生不带来任何东西,死也不能带走一丝人间的肮脏之物。如果生前不能幸福,临死前丧失了尊严,就算是穿上三十层新衣服又有什么用吗?

然而,赵大胆却并不知道,这些带有死亡气味的寿衣虽然不能给死者带来任何籍慰,却能够给生者带来一些自欺欺人心安。那些丧葬一条龙服务的大爷们在穿好寿衣后,终于还是带走了我的病人。

我和赵大胆再一次的目睹了一起尘世间再平常不过的人生湮灭,也再一次的经历了满是沮丧的失败抢救。

五个小时前,这位 65 岁的男性患者在家属的陪同下来到了急诊。在看见患者的那一刻,我感觉到了病重的气息,意识到了那些潜伏的致命威胁。

但,我却从没有想到我会在五个小时后内心沮丧的感到身心俱乏。

「我肚子痛,拉肚子,可能吃了过期的绿豆糕」

患者的主诉很明确,七个小时前开始出现上腹痛和反复稀水样腹泻。

最近随着气温逐渐升高,急诊和腹泻病门诊出现了越来越多以腹泻为主要症状的患者。在这些患者中,虽然大多数都是普通的胃肠炎患者,但同时也隐藏着一些不为人知却致命的情况。

「能输点消炎药吗?」

患者的妻子打断我问诊的话,急切的想知道答案。输液可以,但我首先应该做的便是明确病情。因为患者有些苍白的面色引起了我的重视:

「你的血压现在只有 80/46 mmHg,已经休克了,要做份心电图检查,抽血化验,然后输液治疗。」

检查不用做,就是吃了绿豆糕,拉肚子。

我看了看患者的妻子,说了最通俗的解释:

「不检查,我怎么知道指标高低?不知道指标高低,我怎么知道给你挂多少药水?」

嘴巴上这么说,其实我的心里最担心的是:患者腹泻乏力,感染程度如何,电解质情况如何?患者休克,是否只是单纯的低血容量性休克,有没有合并其它情况?患者腹痛,真的只是胃肠道痉挛性疼痛?

「我们没有什么病,就是吃坏了东西!」

家属还在喋喋不休,不肯配合。有些人不愿意检查是因为费用,有些人是因为想尽早治疗。然而,我却并不愿意过多的耽误时间。

「高血压和糖尿病还不是病吗?我不管你以前如何,我只知道你现在需要做这些检查。」

我站起身,示意患者跟随我前往抢救室。或许是看见我态度比较坚决,家属再也没有说话。

第一时间做了一份心电图,Q-t 间期有所延长,T 波也地平到一马平川。

我心中隐隐感到一场暴风雨或许正在来的路上,让我感到意外的是:它来的非常之快,从患者步入急诊到意识丧失,没有超过十分钟。

打开静脉通路,留取血标本,然后用 0.9% 氯化钠快速补液,监测血压/心率/尿量。

我叮嘱完赵大胆后转身去办公桌前准备开医嘱。然而,我还没有开完医嘱,就在距离我做完第一份心电图不到四分钟的时间内:患者的病情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

「快过来,室颤了!」

赵大胆突然提高分贝的尖锐的声音让我内心出现了一丝慌张。一个箭步冲到患者窗前:胸外按压/电除颤/肾上腺素........ 

幸运的是,在患者病情巨变之前,赵大胆已经打开了静脉通路,为抢救争取了宝贵的时间。不幸的是,顽固而强大的心电风暴让人难以招架。

按压/除颤/呼吸机/深静脉/多巴胺/去甲肾/肾上腺素/利多卡因/艾斯洛尔/氯化钾/硫酸镁......

谈话/下病危/签字/汇报/会诊......

最终我们还是没有敌过死神的魔掌,在距离患者第一次腹泻仅 12 个小时之后,便眼睁睁的看着患者被吞噬进了死神那巨大的张着獠牙的口中。

赵大胆说:

「为什么患者的病情会突然的恶化,又怎么会突然出现如此严重要命的心室电风暴?」

其实赵大胆的想法是错误的,因为:这个世界上从来没有人会无缘无故的患病,更加不会莫名其妙的突然出现病情变化。

我们之所以会这么觉得,是因为没有人注意到那些发生在患者身体内的细微变化和身体早已经发出却被所有人忽视的求救信号罢了!

这位年逾六旬的男性患者,常年患有高血压和糖尿病,大多数情况下心脏便存在或轻或重的问题。在出现腹痛腹泻之处,患者和家属都没有在意,只不过认为这只是普通的拉肚子而已。

只是在腹痛不缓解,乏力明显后才抱着到医院输液的目的出现在了医生的面前。然而,却很少有人知道:特别是对于那些患有慢性病的中老年人来说,发热/腹泻/呕吐/纳差/大量出汗后的电解质紊乱往往可以诱发严重的恶性心血管事件。

也很少有人知道:有些不典型症状的急性心肌梗死患者就是会以腹痛为首发的临床表现。对于这位患者来说:最大的可能便是,多次腹泻后电解质紊乱,加之低血容量性休克的存在,最终诱发了心脏异常。

至于心室电风暴的发生则主要和交感神经过度激活/希普系统传导异常/B 受体反应性增高等等因素有关。

患者被殡仪馆工作人员带走了,一条鲜活的生命骤然凋零了。严重的低钾血症和休克,或许便是真正的杀手。

赵大胆将紫外线消毒机放在了 1 号病床边,空荡荡的抢救病床上不仅留下了患者的性命,也留下了我和赵大胆的汗水。

而,此刻,它安静的接受着赵大胆的消毒,似乎也正平静的等待着下一个病人。

只是腹泻,却为此送了性命,不知道家属能不能理解?我知道赵大胆的潜台词: 

会不会有家属前来闹事,会不会有人说:我们只是拉肚子,却被庸医害死了?

难道拉肚子就不能够致死吗?

如果不能,那一定是在天国!

难道医学就一定要起死回生吗?

如果答案肯定,那一定也是在天国!

最起码人间都是凡夫俗子,人间都是生老病死,都是一生浮沉。

同这些相比,我最关心的是:如何避免高危人群发生腹泻,发生后如何能够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

赵大胆倒是心直口快的说:

那还不简单,注意以下几点不久可以了?

  • 不要食用生冷的食物。

  • 冰箱里隔夜的食物尽量不要食用。

  • 冰啤酒、冰淇淋、冰镇酸梅汤等冷饮尽量不要食用。

  • 烧烤、田螺、小龙虾等可能不干净的东西不要食用。

  • 要知道有时候心肌梗死可以没有胸痛,只是腹痛;也要知道严重的呕吐/腹泻/发热/出汗也可以诱发心脏病。

  • 患病时要多测血压血糖,一旦有风吹草动要第一时间来医院。

就这么简单?

赵大胆说的不错,但似乎又缺少了什么。

不过,赵大胆倒是自信满满:

「就是这么简单!」

我知道,要想改变人们的传统观念,要想树立正确的健康意识并没有那么简单,更何况有时候我们根本无能为力。

否则,这位 65 岁的患者又怎么会在腹泻后 12 小时便永远的离开了人世间呢?

编辑|晓玮

文章转载授权及合作事宜请联系微信「panda_wqy」

编辑: 文千月

版权声明

本网站所有注明“来源:丁香园”的文字、图片和音视频资料,版权均属于丁香园所有,非经授权,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不得转载,授权转载时须注明“来源:丁香园”。本网所有转载文章系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且明确注明来源和作者,不希望被转载的媒体或个人可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立即进行删除处理。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