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6 年,我离开体制,建立了自己的诊所……

2017-09-16 20:06 来源:丁香园 作者:邵树庆
字体大小
- | +

我是一名烧伤科的医生,大学毕业后,跟大多数人一样,留在体制内。

但是,每次听到烧烫伤病人因病痛发出的呻吟,看到超高治疗费用给病人家庭带来的愁容,我心里总是会很难过。

虽然我总是因同情而利用工作之便帮助他们,但最终又无力化解而感到失望,像我这样「心理脆弱」的医生,确实不适合在体制内。

于是在 96 年,我「下海」创办了贵阳市第一家烧伤专业诊所,用我专业治疗和低价收费,来帮助那些尚不富裕的烧烫伤病人。

诊所建立后,病人盈门,诊所也一次次扩建,短短一年就一间一间把隔壁拿下了。

在我独立开诊所的 20 年从医生涯中,太多的酸甜苦辣咸、五味杂陈,在这里一吐为快。

1471505356768_.pic_hd副本.jpeg
上世纪八十年代 作者在遵义医学院学习

开办诊所不易

自开办诊所一路走来,最艰难的应该是要亲自和很多部门打交道。

最早直面过房东、水电、社区、城管、税务,后来又要面对卫生局、医药公司、联防、药监、工商、大医院及医学会,还有近来的卫计委、医疗垃圾处理公司、社保、卫监、区医院医务科、市政门头改造、广告、消防及环保等等,甚至站街的背篼。

当然,打交道最多的还是病人及家属,其中也不乏医闹,也会和律师到法院过过堂。

开诊所没有那么简单,方方面面都需要独立面对,斗智斗勇。

相对而言,体制内的医生虽然辛苦,但确实「幸福」多了,他们没有工作以外的这些烦心事。

独立开诊多年,经历了这么多沟沟坎坎,这么多事,其中甘苦自知,人也变得异常坚韧,这些都不是体制内医生能感受的到的。

1511505356792_.pic_hd.jpg

诊所最初的样子,那时没电脑喷绘,门头字都是自己刻剪的。

一支安定

那是 20 年前的一天,当时诊所刚开不久。

那天,一个衣衫不整的农妇,背着一烫伤多天的幼儿,出现在我诊所门口。

我热情地将还有点战战兢兢的母子俩请了进来,揭开盖住小孩双腿的破布,创面已经因为胡乱涂抹而烂糟糟感染了一片。

详细追问病情,原来,他们也去过大医院烧伤专科,东拼西凑交了几千块钱的住院费,以为就够治好出院了。哪曾想,医院告诉他们,若需手术植皮到痊愈出院,还要好几万块钱。

已经「弹尽粮绝」无钱的他们,只能选择出院,家中土法治疗,听天由命。可能是在家实在挨不下去了,才来到我的诊所求治。

我没再多问,开始给患儿清创换药。然而就在这时,小孩突然口吐白沫,全身抽搐,毫无疑问,他这是「高热惊厥」。

3 岁以下小儿因高热而抽风是常见的急症之一,常规急救是紧急给予镇静降温处理。

我忙拿出抢救袋里备用的「安定」针剂注射,患儿很快平静下来,却见那农妇大声地哭了起来,担心自己没有多余的钱再支付这支「安定」。

我给她免了这次的费用,嘱咐她以后每次隔一两天来复诊换药,象征性交个 10 块钱,并嘱咐她一定要坚持复诊,正规换药,否则小孩的创面就真的加深需要植皮手术啦,那样她的麻烦就大了。

她抹着眼泪,不住点头称谢的离开了。然而,农妇前脚刚走,后脚卫生管理部门的人就进了门。

治疗台上还没来得及收起的安定针剂盒被他们抓个正着,不由分说,罚款!

我气不过,找他们行政领导理论,得到的答复却是:「你个小诊所,搞什么抢救?治简单病常见病就行!」而我还是乖乖交了罚款 3,000 元。

事后,我只能把「安定」藏了起来。

多年后,「安定」又被药监翻箱倒柜地搜出了一次,罚款 2,000 元。还搭上了两大棵「发财树」,至今可能还放在药监领导的办公室里吧。

有人会问,诊所医生给病人打安定针剂犯了什么法?我只能无可奈何地告诉你,因为他们怕诊所把「安定」针剂给吸毒人员用。

一次流泪

自己开诊所要面对各级各类主管部门,我曾无数次低头,但绝无眼泪,除了那一次……

那天,我正忙着给病人换药,门外的护士高声叫我快出去看看。

只见诊所的院子里,地上摆满了香、蜡和一堆礼品,一个衣着整洁的中年妇女,拉着一个半大小孩。

见我出来,那女的嘴里念着「快给干爹磕头!」,说着就拽着小孩给我跪下。

我哪见过这阵势,急忙拉起小孩,一问才知道,原来这个小孩就是我十多年前救治的那个患儿,就是前面说的那个我为了救他打「安定」被罚了款的小孩。

小孩都长这么大了,我一时半会没认出来。孩子一声声「干爹好」的叫着,回首经营诊所的一幕幕酸甜苦辣,眼泪抑制不住地往外冒,顿时泪流满面。

听他们说,农妇现在开了煤巴场和废品收购站,母子俩过上了小康生活。从那以后,每年大年初二,孩子都会来给我拜年。

今年年初,大学毕业多年的他还告诉我,如今他和朋友合伙开了一家「智能家居」的公司。他现在生活很幸福,还反过来劝我多出去走走,放松心态。

老话说:「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这也就算是我的一级浮屠吧。

一次反思

开诊所这么些年,我慢慢理解到,医疗服务绝不仅仅是开药方。

做为救死扶伤的医生,面对病患者时,了解患者是一个处在什么境遇的人比知道他患的什么病更显重要。

早年我门诊遇到许多私人小煤窑瓦斯爆炸全身烧伤的病人,老板把人送到医院后,一听要早期削痂植皮什么的花费几十万,丢下一句「他的命都值不了 5 万」,就弃病人而去。

或许正因为我们这些实话实说的接诊医生,吓跑了矿老板,让民工伤者连最基本的有效治疗都得不到。

其实,何止是上述民工的遭遇,许多因为经济因素、时间因素、病情认知不足等因素,不配合住院或手术的患者比比皆是。

这就要求我们接诊医生,要通过沟通来充分了解患者的情况,「辨证论治」,共同找到最合适病患的治疗方案。

做为一个烧烫伤个体诊所医生,长期秉承「大病」小治、小伤自愈的原则,坚持用最简单的方法治好患者的病,让患者少花钱。

这么多年一路走来,钱是没有赚到很多,但心很踏实。(责任编辑:大桔,shamouer)

丁香云管家已经帮助很多诊所实现互联网化管理,患者预约管理、行政物资管理、报表统计等功能,让诊所管理者们赞不绝口。

如果你在创办诊所,不妨点此进入七天免费试用。

编辑: 郑梦桔

版权声明

本网站所有注明“来源:丁香园”的文字、图片和音视频资料,版权均属于丁香园所有,非经授权,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不得转载,授权转载时须注明“来源:丁香园”。本网所有转载文章系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且明确注明来源和作者,不希望被转载的媒体或个人可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立即进行删除处理。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