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是否经历过这样的临终病人?

2017-07-06 11:50 来源:丁香园 作者:周祥
字体大小
- | +

那是几天前的一个晚班,约莫凌晨 1 点的样子,我被护士叫醒,「某床血便不止,快去处理下吧!」

这名患者是科室重点交班的对象,70 来岁的老年患者,糖尿病肾病持续透析中、伴发各种常见老年病、是一个典型的恶变质终末期的病人。

我跑到患者床旁,患者似乎瘦得只剩下一堆骨头,被褥感都撑不起来。患者老婆看我赶到,急忙掀开被子,淡红色的血水「哗啦啦」的从肛门涌出。几分钟后,一大堆血凝块被排出,起码有 100~200 ml 血液。这哪里血便啊,这分明是消化道大出血啊!

「医生,我还有救么?还有救么?」患者在胡乱地喘息着。

「有的,有的,我正在帮您看呢。」我握住了他骨瘦如柴的右手。

出了病房,我立马要患者老婆通知儿子赶来谈话。同时联系消化内科、肛肠外科急会诊,向值班主任反应了相关情况。

不到半个小时所有人员到位,患者考虑下消化道大出血。由于患者体质太差,不适宜急诊肠镜探查手术,更不适宜介入栓塞,只能靠输血和止血治疗。但是一两小时内,患者就排了三堆血块,出血量太大了。

正在我们讨论下一步治疗的时候,走廊传来患者老婆和儿子的激烈争吵声。

患者老婆想要放弃,他躺在床上两三年了,太累了,就让他舒服地走吧。儿子面红耳赤地反驳到,不管怎样,必须要救父亲,不惜一切方法。

那一晚有惊无险的熬过去了,在接下来的几天里,患者还是不停排血凝块。带来的尴尬局面就是:一边是静脉不停地注入血液和营养液,一边是肛门不停地排除血凝块。这种拉锯战,孰赢孰败,医生们心里都没有把握,但是患者离开只是时间问题。

治疗?还是放弃

「放我走吧!」

这是我接着第二次晚班再去看他的时候,患者微弱地叹息。听到这番话,我心里没有往常治病救人的成就感,内心满不是滋味。

因为我太熟悉这样的病人,最终会有什么样的结局。

我在肿瘤科,就看过很多晚期肿瘤终末期的病人。肿瘤细胞广泛转移、恶变体质,很多家属子女很孝顺,很用心。但最终的结果,大多数在全家继续花光后无奈放弃,有些甚至负债累累。

不是所有投入都有结果,我们在医院,都知道临终抢救的特效药有多难买,知道在 ICU 过一晚上要多受罪。

知道各种输血、透析、叶克膜这样能够延长患者生存总时间,但是无法改变最终结局的治疗方法。

而这些方法,一般来说都很贵。

微信图片_20170706094537.jpg
患者三天之内输注的血制品

最好的告别

这是美国著名医学作家阿图医生的一本书的书名,其子标题为「关于衰老和死亡,你必须知道的真相」

作为一名肿瘤科医生,我觉得这是一本我们每个人都应该在 30 岁,甚至更早就通读的书,因为你不知道肿瘤或者其他不测,会在什么时候落到你或你的家人身上。

在这本书中,阿图医生这样写道「有时候我们可以提供疗愈,有时候只能提供慰籍。但是无论我们能够提供什么,我们的干预,以及由此带来的风险和牺牲,只有在满足病人个人生活的更大目标是,才具有合理性。」

作为医生,我们可能见惯了生死。但是作为患者,作为儿女,作为爱人,做出绝对理智的选择时很难的。这个时候,医生应该适当给予宽慰和建议。

乃至说姑息治疗,「让患者能够安详、平静而有尊严地离世,其实也是一种幸福」

治疗,不仅仅对病人

这个病人现在还在。抢救了三天后,目前生命体征还平稳。已经住了 31 天了,总花费大概 3、4 万的样子。家属还是有分歧,但是也再没吵过了,也许是知道病人去日无多。

每次查房,他儿子总是对我千恩万谢。而我也会尽量宽慰他的家人,也向他本人说几句鼓励的话。尽管他本人已经无法交流。

主任今天查房时候说,这个病人要做好准备,估计是出不了院了。听到这些后,我又多宽慰了病人的妻子和儿子。

每一个病人背后,承受的都是一个个家庭。而她们,要承受更多的东西。当患者已经没有治疗价值的时候,我们对其家人,也许需要关心的更多。

这也是医生的职责,一个医者的本分。

编辑: 周薇

版权声明

本网站所有注明“来源:丁香园”的文字、图片和音视频资料,版权均属于丁香园所有,非经授权,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不得转载,授权转载时须注明“来源:丁香园”。本网所有转载文章系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且明确注明来源和作者,不希望被转载的媒体或个人可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立即进行删除处理。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