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 3 个病人这么难缠,都是因为她们有这种病……

2017-04-11 17:59 来源:丁香园 作者:任峰
字体大小
- | +

微信图片_20170410103137.jpg

《微不足道的生活》剧照

在我们的生活中,经常会接触到不同类型的患者,有些病人表现有一些特殊,一般的医患交流技巧,都没有办法奏效。

虽然我们常常会耐心处理,但有时,可能只是「耐心」是解决不了问题的。作为临床医生,需要对患者的精神心理状态更加敏感,必要的时候,需考虑,特别「难缠」的患者,是不是可能有心理精神疾病?

一、「女张飞」来也

一大早,王阿姨就冲进医生办公室:「医生,我头晕怎么还没好?到底能不能好?是不是我治不好了,你们不告诉我……」

听到这「机关枪」似的提问,您一定以为,王阿姨是个住院多日、久治不愈的患者吧?

可实际上,她入院才刚 1 天。

李大夫耐心解释后,王阿姨回病房了。

下午,王阿姨又冲进来问:「医生,我中午做了 CT,结果咋样?」

李大夫解释后,王阿姨回病房了。

不久,王阿姨再次进来:「医生,你给我吃的什么药,浑身没劲头发胀,快死了!」

李大夫解释后,王阿姨回病房了。

临下班,王阿姨又急急忙忙地进来问:「医生,明天的治疗还是和今天一样吗?没用怎么办啊?今天吃了一天也没见好啊!」

听到这里,耐心的李医生再也按捺不住,冒出了一头「黑线」。

假如你心情不错,时间又充裕,很容易坦然应对;一旦心情不太好,心里的「小火苗」很容易造成不耐情绪的传递,反而将病人的急躁点着。最后落个两败俱伤。

二、反复询问没个准

和赵阿姨谈支架置入的知情同意,差点让「女汉子」王大夫憋出心灵创伤。

赵阿姨的眼神似乎总是充满疑虑和不安,不论王大夫说什么,都表现出担忧。

「放支架可以有效缓解目前的胸闷气短。」

「能全部缓解吗?……」

「至少可以大部分改善。」

「那缓解不了岂不白做了?」

「如果您确实犹豫,就别做了吧。」

「那……不做我的胸闷会不会加重?」

「可能会啊。」

「那您说怎么办?……」

「……我建议做。」

「必须要做吗?」

……

当这样的谈话难见分晓时,王大夫正渐渐走近崩溃的边缘——这天聊得可真累心!

这样的患者,要说没主意,是真没主意,总是反复询问医生利弊;要说「有主意」,也不算太过分,因为她总能找到医生言语中「不肯定」的成分,继而提出「质疑」。

三、不适就像满天星

高阿姨住进病房的主诉是头晕和头痛,可是住进来不久医生就发现了 N 多处疑点:胸闷、气短、恶心、后背串着疼、手脚发麻、尿频尿急……

让主管医生惊讶的是,阅尽现有检查,结果几乎均为阴性;可患者又全然不像装的,每一条主诉都描述得形象详尽,每一丝痛苦都呼之欲出,甚至着急时还用双手猛捶头部。

床头的按铃,她最大限度地利用;护士和医生,都快变成了她的「专用配置」。

每次,高阿姨都是一边满眼歉意一边又充满痛苦地诉说不适,让人不忍打断。护士或医生解释后,高阿姨能稍息片刻,不久又开始「这儿疼那儿不舒服」。

她们都有抑郁症

后来,我们把病人转介给精神科医生,最后获得诊断:其实这三位患者,都患有抑郁症。

女张飞王阿姨更多表现出来的是焦虑和强迫症状;犹豫不决的赵阿姨则更多表现出意志力方面的症状;浑身不舒服的高阿姨表现出的主要是抑郁症的躯体症状。

医生的工作是「偶尔治愈,常常帮助,总是安慰」。

但事实,在中国,大多数医生的时间非常有限。如果临床治疗中,多数时间都用在「回答数不完的问题和抚慰心灵」上,是不太现实的。

而根据我们的观察,抑郁症的现状是,病症其实很多,诊断和接受治疗的很少。这意味着,作为临床医生的您经常在毫不知情的情况下,和抑郁症患者不期而遇、被痛苦的抑郁患者折磨得焦头烂额。

在上述三类患者面前,医生的「悲悯」「关爱」之心经常显得羸弱不堪,很容易消磨殆尽。因此,早期识别抑郁症并给予他们正规治疗就十分重要。

编辑: 陈怡平

版权声明

本网站所有注明“来源:丁香园”的文字、图片和音视频资料,版权均属于丁香园所有,非经授权,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不得转载,授权转载时须注明“来源:丁香园”。本网所有转载文章系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且明确注明来源和作者,不希望被转载的媒体或个人可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立即进行删除处理。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