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生视野里呈现的极端人性

2016-12-08 08:24 来源:济南日报 作者:
字体大小
- | +

人到底可以有多坏?

人是最难以捉摸的动物,没有人能说自己完全了解他人,我们甚至连自己也不了解。但是随着年龄的增长,在经历过一些事情后,人总会有属于自己的基本品性:好逸恶劳或勤奋善良,奸诈卑鄙或光明磊落,等等。作为医生,见惯了生死,看多了悲欢,总有一些极端的事情让我难以释怀,总有一个声音在脑海里回荡:人到底可以有多坏?

实习时的我,天真地以为电影里所谓的「我为人人、人人为我」便是这个社会的本色。一个患者打破了我的天真。

这位不惑之年的男性患者,因为急性广泛前壁心肌梗死被家人送进了医院,患者随时可能发生恶性心律失常甚至死亡。治疗的同时,我的老师按照常规程序和家属沟通,比如急性心肌梗死的危害、溶栓治疗的风险、患者可能会出现的并发症等。

老师扶起跪在地上的患者母亲这样安慰:「没有什么事情,我们肯定会尽力的!」这位患者在大夫的积极治疗后终于康复出院,按理说事情到此应该圆满结束了,然而这只是噩梦的开始。大约 3 个月后,这位患者找我的老师理论:「自从出院后总觉得自己全身没有力气,晚上睡不好,肯定是你们给我用了什么不好的药!」

经过多达数十次的沟通、争吵、调解,医院拒绝退还医药费,这个人将老师打得头破血流后消失。

有一天,我被一名中年壮汉堵在了诊室里,他不仅对我破口大骂,甚至还要动手殴打我。事情的起因是他头痛不适,直接要求输抗生素治疗。我拒绝了他的要求,告诉他头痛有很多原因,并不一定是感染,需要做鉴别诊断之后才能考虑是否使用抗生素。这位患者认为我故意刁难他。在领导沟通协调之后,他终于带着满是污言秽语的嘴巴离开了医院,第二天便以没有医德为由将我告上了市长热线。

这类患者在我的职业生涯中如影随形地存在着,让我不时地思考:人到底有多愚昧?人到底可以有多坏?

还遇到过这样奇葩的患者家属。那是工作几年后,我供职的医院收治了一位 120 送过来的男性患者,骨瘦如柴还散发着阵阵恶臭。他原本是一位在本地有着呼风唤雨般本领的人物,因为染上毒瘾后身患艾滋病,落得妻离子散、身无分文、流落街头的结局,父母已死、儿子坐牢、小三跑了、兄弟散了。

从患者被送进医院的第一天开始,医院、警察、街道办、民政局多次联系并试图说服前妻前来探视,她却从未出现过。在住院的 28 天里,从没有见过任何一个家人或朋友前来探视,患者产生的所有费用均由医院和科室承担,照顾他的只有医务人员……

每当我看见那些未婚护士为患者清理大小便、擦洗身体的时候,心中都会产生诸多怨念。但是在这位艾滋病患者被送去殡仪馆后,他的前妻出现了:「如果你们没有错误,会有这么好心?你们一定要给我一个公道,为什么他原本好好的,会在你们医院莫名其妙死了?死了后为什么不通知我,却要迫不及待地送往殡仪馆?」她提出了巨额赔偿要求……

发生在我面前的这些事让我不敢乐观:人竟可以坏到这种程度!(摘自《梅斯医学》作者「最后一支多巴胺」)人类天性是否优于动物?

人类自相残杀的暴力行为,是我们的天性还是后天习得的?《自然》杂志最近刊登了一项新研究,来自西班牙的科学家得出的结论是:人类的天性竟然比其他哺乳动物更残暴,值得庆幸的是文明的社会规范极大地抑制了我们的残暴天性。

科学家们搜集了 1024 种哺乳动物近 400 多万例死亡数据发现,平均而言哺乳动物由于自相残杀而死亡的比例为 0.3%,人类所属的灵长类自相残杀的比例却高达 2.3%,人类祖先因杀戮致死的比率是 2%,非常接近灵长类的平均水平。这说明人类的确在演化过程中遗传了暴力天性,人类天性是残暴的。

研究人员也指出,当前人类社会凶杀率只有 0.01%,远远低于灵长类动物自然状态下的杀戮比例,只有哺乳动物平均杀戮比例的三十分之一,这得益于我们完备的社会体系,比如警察机关、法律体系、监狱系统和反暴力的文化等。

美国医患关系是这样「和谐」的 

中国新闻网曾报道一则新闻:一对夫妻带着胳膊脱臼的孩子到洛杉矶儿童医院挂急诊,虽然看病的人数寥寥,还是等了半小时后才开始办理登记手续;第一位医生检查完,带入另一个诊室让第二位医生检查。

两个多小时后第三位医生开始询问检查,在问完孩子的用药史、过敏史、患病史、家族遗传史后开始徒手复位;等到医生写完长达 40 多页的 A4 纸病历,与窗口工作人员反复交涉结账方式后,历时 4 个多小时的诊治过程结束。

治疗费用总计 1767.6 美元,约合 11800 元人民币。

孩子的父亲说,这不是孩子第一次脱臼,前两次在国内脱臼是晚上急诊,直奔诊室后医生一分钟不到就搞定了,仅支付了 11 元挂号费。第二次连挂号费都省了。这位父亲在文中提到,当时因为得不到及时诊治,差点网上搜索方法自学徒手复位,在国内若等待 4 个小时,估计医患关系就紧张了。

为什么美国的医疗价格全球最贵而医患冲突却不严重?

《南方周末》刊文说,美国医疗之贵全球闻名。据统计,2011 年美国医疗费用占 GDP 的 17.9%,平均每人每年花费超过 8000 美元,居全球之冠,挂个号上百美元,阑尾炎手术要两万多美元,没有医保的人基本上是不敢进医院的。

医疗价格这么贵,医疗事故的天价赔偿与高额医疗责任险是主要原因,根源在于美国过于偏袒消费者利益的法律政治环境。由于医学本身的复杂性,医术再高明的医生也难以保证百分之百不会误诊。一旦发生事故,有损职业生涯不说,赔偿金额也令医生难以承受。

胜诉的原告所获赔偿的中位数超过 23 万美元;庭外和解案件的赔偿金中位数也超过 12 万美元;而一旦获得媒体关注,赔偿金常常达到几百万甚至上千万美元。

医疗服务比较特殊,医生诊断治疗与患者自我体验关系太过复杂,病人一个没想通就可能起诉。在法庭裁决的医疗事故案件中,虽然 90% 判定并非医生的过错,但是每个该类案件的被告医生平均要花上 10 万美元去为自己辩护,因此执业医生都会购买高额医疗责任险,出了事情就由保险公司出面搞掂。这笔费用自然也是由患者最终承担。

2004 年还曾经出现由于本地医疗责任险费率过高导致神经外科医生大规模撤离伊利诺伊州的情况,原因是本地法院的判决太过有利于消费者,医疗责任诉讼的赔偿金中位数达到 50 多万美元。保险公司或不愿意承保,或大大提升保费,医生只好撤离,导致某些疾病患者在本地连医生都找不到。

医生为了避免可能的诉讼,还可能进行不必要的检查和医疗。研究机构认为,美国的天价医疗费用中,大约有 10% 是由于防范性医疗引起的。除此之外,天价赔偿风险逼着医生买医疗责任险,肥了保险公司与律师,表面上伤害了医生,实质上伤害了患者,导致诊疗费高企。

在美国看病,只要你有医保,在医保范围内的治疗,医院会直接和保险机构结算,患者根本不必知道各种医疗服务的价格,也不必讨价还价。什么钱花起来不心疼?答案是「别人的钱」。

这个道理可谓放之四海而皆准。如果患者对诊疗有异议,也不必亲自上阵「医闹」,医患双方均有律师、保险公司、消费者权益组织代劳。这样的法治「医闹」表面上和谐、文明,但是成本巨大,甚至拖累国家财政赤字。

查看信源地址

编辑: 冯宁

版权声明

本网站所有注明“来源:丁香园”的文字、图片和音视频资料,版权均属于丁香园所有,非经授权,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不得转载,授权转载时须注明“来源:丁香园”。本网所有转载文章系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且明确注明来源和作者,不希望被转载的媒体或个人可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立即进行删除处理。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