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YP| Howard Fine 成为纽约-长老会医院脑肿瘤中心带头人

2016-07-25 17:10 来源:丁香园 作者:美国纽约-长老会医院
字体大小
- | +

国际知名的脑肿瘤专家 Howard Fine 已成为纽约-长老会医院/康奈尔大学医学中心脑肿瘤中心主任兼新成立的神经内科神经肿瘤学部主任。Fine 博士还担任了威尔康奈尔医学院 Sandra and Edward Meyer 癌症中心转化研究的副主任。

WF.png
图为 Howard Fine 博士

Fine 博士三十年来长期从事脑肿瘤相关工作,目前正在建立最前沿的基础和临床研究项目,以推动脑肿瘤新治疗方法的发现。在加入康奈尔大学医学中心以前,这位杰出的临床医生/研究人员建立了两个全国领先的神经肿瘤学项目,哈佛医学院的达纳-法伯癌症神经肿瘤学研究中心和美国国立卫生研究院神经肿瘤学研究中心。

Fine 博士的加入将使纽约-长老会医院/康奈尔大学医学中心神经肿瘤和临床神经科学项目发生革命性变化。Matthew E. Fink 博士认为 Fine 博士带来该领域的知识和专业技能,填补了过去的空白,他将帮助重点项目,Meyer 癌症中心的脑肿瘤中心履行自己的使命和愿景。

「Fine 博士将带领我们与世界一流的神经外科医生合作,开展临床转化研究,尤其是在精准医学和个体化治疗领域。」纽约-长老会医院/康奈尔大学医学中心神经外科主任 Philip E. Stieg 博士说:「通过这些跨学科的合作,我们希望开发患者难治性脑瘤新的有效治疗方法。」

Fine 博士在纽约市西奈山医学院获得医学学位,在费城宾夕法尼亚大学完成了内科医生实习和住院医师培训,并在波士顿的达纳-法伯癌症研究所和哈佛医学院肿瘤学拿到奖学金。他曾担任神经肿瘤学和临床肿瘤学杂志的编委。他曾获无数的奖项和荣誉,包括来自全国脑肿瘤学会服务社区领袖奖,美国国家服务奖,美国国家癌症研究所的金星奖。

Fine 博士说,「在最先踏入本领域的时候,神经肿瘤学领域远远落后于其他肿瘤几十年。而我们试图根据对肿瘤生物学的理解来治疗癌症,并在各个地区进行临床研究。可以说,我们基本上是处于黑暗时代。现在一切都发生了巨大变化。现在是一个激动人心的时刻,因为我们基于我们对肿瘤生物学不断增长的知识,开发了全新一代疗法。我们不仅赶上了我们在癌症和肿瘤等领域的同行,在很多方面我们比其他肿瘤还知道更多脑肿瘤的分子和遗传因素。」

作为一位多产研究员, Fine 博士不断进行基础和转化研究,并参加了超过 100 个脑肿瘤临床研究。他还撰写了 200 篇学术文章和综述,并编写了关于胶质母细胞瘤与神经肿瘤和脑肿瘤的书籍和章节

Fine 博士说,「胶质母细胞瘤可能是致死性最强的肿瘤,我整个职业生涯都在研究它,我们在一个世纪前发现它的时候,几乎没有什么研究进展。尽管进行了外科手术、放疗、化疗,中位生存期大约只有 15 个月。然而,临床前和生物学的进步使制药行业变得很振奋人心。从整个领域来看,粮草已备,人马已经集结,我想我们将在科学、政治、经济上、组织上获得重大进展。」

Fine 博士认为,在过去五年里,对胶质母细胞瘤的遗传和分子基础的理解迅速发生井喷,人们对发现新的治疗方法很乐观。一些被认为最有前途的疗法包括抑制致癌信号转导,抑制血管生成,靶向胶质瘤干细胞以及免疫治疗等。

「胶质母细胞瘤是极其复杂的遗传性肿瘤,」Fine 博士说。「我不认为关闭单个基因能够抑制肿瘤,而是必须寻找驱动它们的生化通路。我相信答案将在于如何理解这些重要通路,并确定如何抑制他们。真正有效的药物将能够同时靶向该通路不同靶点,甚至使同时靶向多条信号通路。」

作为已经建立并领导过在政府部门和学术界都享有盛誉的脑瘤项目,Fine 博士认为现在是他职业生涯的关键,康奈尔脑肿瘤中心将为患者提供其来自全国多个著名临床专家的全面、最先进的医疗服务。我们能否成功,在于我们能把科学领域向前推多远,能为患者带来多少福音。

编辑: 周薇

版权声明

本网站所有注明“来源:丁香园”的文字、图片和音视频资料,版权均属于丁香园所有,非经授权,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不得转载,授权转载时须注明“来源:丁香园”。本网所有转载文章系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且明确注明来源和作者,不希望被转载的媒体或个人可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立即进行删除处理。

网友评论